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今天|上海快三近500期走势图
歡迎進入塔城新聞網!
  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  新疆互聯網舉報中心  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  塔城新聞網網絡舉報入口
返回首頁

情牽薩孜村
2019-02-25 18:48:53   來源:塔城日報   作者:陳文   評論:0 點擊:

 
 

去年開始,經常去單位所在的“訪惠聚”駐村點塔城市二工鎮薩孜村,下村入戶,又把我拉回到了兒時熟悉的鄉間生活。

薩孜是哈薩克語濕地的意思,條小河從村里自西向東穿過,河水是泉水匯聚而成,兩邊樹林雜陳,居民鄰河而居。

河水源頭是片濕地,這兩年退地減水后,到了春天,以前干涸的濕地地下水又涌了上來,草地綠油油的,不時有鷗鳥翩躚覓食,偶爾有一兩只環頸雉從這片樹林飛到那片樹林,給靜寂的樹林帶來不少生機。

冬天河水也不上凍,天冷的早上,還冒著熱氣。家養的白鴨和花鴨一群一群在河里游弋。不遠處,幾只野生的綠頭鴨歪著頭梳理羽毛……站在橋頭,看著白雪映襯下的村莊小河樹林,加上鴨子的點綴,五色潑墨,鐵線勾畫,如水墨畫一般。

在平房,進進出出,對刮風下雪頗敏感。村里的雪別有風趣,快下雪時,天陰沉沉的,雪花急急忙忙趕著趟從天空落下來。向天空望去,灰色背景下,雪花漱漱落下,不一會兒,地上屋頂就落下了一層。

放晴后,天空湛藍,白云如棉花團,不時有晶瑩剔透的雪花,如碎玉般從天空飄下來,在陽光照射下,分外好看。

中午到村民家走訪,路上少有行人和車輛,路旁的樹林,喜鵲叫喳喳,尋著聲音去找卻很難找到,烏鴉不請自來,邊飛邊“哇哇”地嚷著,麻雀更喜歡熱鬧,撲騰騰地飛到這又飛到那,還是雀鷂子安靜,選一棵最高的樹梢定在樹尖,不知道在打什么壞主意。

回到宿舍,看到爐火,忍不住拿起火鉤勾起爐圈看看需不需要添煤。風在煙囪里抽得火“呼呼”地響,煤在拼命地燃燒,變得紅通通的。即便只剩下一小塊炭火,只要把爐膛捅干凈,四周堆上小煤塊,留出空隙,不一會兒,青煙冒出,爐火還會旺起來,好像煤火有了生命,在奔跑在呼吸。

深夜,沒有月亮的夜晚,你會發現,黑漆漆的天上點綴著鉆石般的星星,一閃一閃的。到了凌晨四五點時,星星仿佛趕集似的,越來越多,銀河欲發清晰,各種星座更為真切,天與地的距離似近似遠,說近觸手可及,說遠無邊無際。除了視覺,此起彼伏的犬吠也給黑夜添了幾分趣味,一只狗叫了,一群狗響應,像大合唱和聲一般。

其實村子離我居住的市區不過三四公里,黑夜把它們分成了兩個世界,居住在市區,半夜醒來,被鋼筋水泥樓層壓抑,少有人去仰望星空。在村里,抬頭便是天際線,星空就在眼前。

開門七件事,柴米油鹽醬醋茶,和父老鄉親一起同吃同住后,漸漸感受到他們生活中的喜怒哀樂。

住到72歲的張大爺家才知道,從初夏到深秋,他的早上是從凌晨三四點開始的。

張大爺的房前有兩畝菜地,春天開始,張大爺和大媽就忙起來,菠菜、油麥菜、蒜薹、水蘿卜、卷心菜、大白菜,一茬接一茬,幾乎每天在前一天傍晚把菜摘好,在自流井前洗凈,用濕布蒙好,放在三輪車上。

第二天凌晨三四點,趕到四五公里外的華寶農貿市場批發。早上八點多,大多數人才從睡夢中醒來,張大爺已經忙完回家。

張大爺是個勤快人,靠著勤儉持家換來殷實的生活。僅他家大門外停著的那輛聯合收割機就值100多萬元。按理說,老兩口該休息享福了,兒女也勸他們不要再種菜了。可張大爺卻說:“兒女也有兒女的難處,花自己掙的錢心里舒坦。”

去年冬天,許是夏天操勞太多,老人坐骨神經疼得受不了,到醫院住了半個月院,剛出院沒兩天,得了急性闌尾炎,又住院動了手術。

因為有新農合報銷,兩次手術下來,老人沒花多少錢。他感嘆現在醫療條件好,國家醫保政策好。

李哥在村子落戶晚,沒分到責任田,一家人生活全靠他騎三輪車拉活。按大嫂的話說,沒技術,只能靠力氣吃飯。

第一次入戶去李大哥家,得知李大哥兩口子剛從河南來塔城時,打過土塊,干過小工,后來買了輛三輪車,一干就是十幾年。今年生意不好做,即使沒生意,李大哥也要等到很晚,希望拉個活。

離開中原這么多年,李大哥還是鄉音難改,有著中原人吃苦耐勞的特性,最令他欣慰的是如今一兒一女已成家立業,小兒子也找好了對象。有兒有女,無病無災,這是老百姓一輩子的念想,就圖個家庭和睦、平平安安。

我的結對親戚馬叔在小河的源頭附近居住。65歲的馬叔是東鄉族,年輕時當鐵道兵受過傷,干不了重活,有一對爭氣的雙胞胎女兒,前年同時考上了大學,有一個兒子在上初中,家里開銷大,生活不寬裕。

雙胞胎女兒考上大學那一年,駐村工作隊為馬叔家解決了一部分學費。去年秋天,工作隊又發動我們單位職工和村民捐款,找有愛心的企業捐助,幫忙湊齊了學費和一部分生活費。

馬叔家廚房的房梁上有一個燕子窩,每年燕子都會飛回來。到了初夏,每天早上,東邊剛泛魚肚白,伴著燕子嘰嘰喳喳的叫聲,一縷炊煙升起,馬嬸匆匆做完早飯,接她干活的車子在外響起了喇叭,馬嬸便提上一壺水匆匆出門……這時,燕子銜著蟲子飛回來,房梁上黃嘴的雛燕急著張大了嘴。

走在村里,不管是哪個季節,到了傍晚,能感受到真實的人間煙火。

夏天天黑得晚,家家戶戶都敞著窗戶,飄出煎炒烹炸后的香味和大聲的說話聲,這邊飄過來白菜粉條肉的香味,那邊土豆片和肉經過燉煮的味道也刺激著你的味蕾。

冬天天黑得早,每家都會有兩個亮著的窗戶,隔著玻璃影影綽綽,看不真切,一家一戶的炊煙裊裊升起。

走在路上,腦子想著今天晚飯是什么呢,口水不由自主涌上來,這時,我的腳步加快了,依稀記得,上小學上中學時,這個時間,回家的腳步也是如此匆忙。


(編輯:白潔)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 午后寄情
下一篇: 吾斯滿的漢族母親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