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今天|上海快三近500期走势图
歡迎進入塔城新聞網!
  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  新疆互聯網舉報中心  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  塔城新聞網網絡舉報入口
返回首頁

趙全莊年入2500萬
2018-11-12 17:03:46   來源:都市消費晨報   作者:   評論:0 點擊:

 趙全莊年入2500萬 
養飛鵝12年銷至北上廣
□趙全莊騎著馬在草原上趕飛鵝。
□新疆飛鵝與普通白鵝的區別。

“得給內地的專賣店安排發貨了,配貨的時候風干鵝肉多發一些,銷量不錯。”11月2日,趙全莊一邊在風干鵝加工廠監督真空裝袋,一邊跟合伙人李忠福討論著內地新疆飛鵝專賣店的配貨情況。

今年50歲的趙全莊是額敏縣新疆飛鵝養殖大戶,12年間他從380羽飛鵝擴大養殖,到近兩年他的合作社飛鵝年出欄量高達25萬羽,帶來了年收入2500萬元的財富。

這幾年,趙全莊不僅將飛鵝農產品推廣到全疆各地,還將新疆飛鵝專賣店開到了北上廣等12個省份,風干鵝、生鮮鵝、鵝蛋等飛鵝農產品在內地專賣店線上線下銷售得風生水起。

這個來新疆27年的河南漢子,如今能嫻熟地騎著馬在草原上趕飛鵝。他說,自己大半輩子都生活在新疆,無論在生活上還是飲食習慣上,早就是個新疆人了。“新疆就是我的第二故鄉,我和家人都生活在這里,我在這里享受到了收獲和成功。”

家禽研究員一句話令他開始尋找長久財富

在養飛鵝之前,趙全莊從事的工作和養殖毫無關系。此前他是一名砂石料廠廠長,生意做得不錯,年入百萬元。直到2006年,趙全莊結識了一位家禽研究員,告訴他自然資源是有限的,但養殖是一個能夠可持續發展的項目。

趙全莊將這句話聽進了心里,他向研究員請教養殖什么品種有商機,對方向他推薦了養殖新疆飛鵝。

“新疆飛鵝是新疆特有的鵝種,跟普通的大白鵝相比,最大的區別就是頭上沒有鵝包。飛行能力使它的肉質緊實,皮下脂肪少,口感和營養價值比普通鵝品種要好得多。”趙全莊在了解了新疆飛鵝的特性后,開啟了他的養殖路。

2006年8月,趙全莊和兩位合伙人一起帶著30萬元開始收購新疆飛鵝的種苗。但收購開始他才發現,新疆當地養殖飛鵝的人很少,因此產蛋量也少。為了優中選優,他們跑遍了伊犁、阿勒泰、巴州,但也只買到380羽飛鵝。

這并沒有令他氣餒,反而讓他看到更大的商機,做過多年生意的趙全莊對養鵝充滿信心。

困難一個接一個咬緊牙關挺過去

雖然前景很好,但真正開始養殖后趙全莊才知道,事情沒自己想得那么簡單。

2007年9月,經過一年的辛苦培育,趙全莊最初買來的380羽新疆飛鵝種苗最終發展到1300多羽,在他的精心培育之下,這些種苗長得結實肥碩,正值出欄期,趙全莊心想,今年肯定能賺上錢了。

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,在飛鵝出欄的第一天,放出去的1000羽飛鵝只回來了200羽。“我的鵝呢?”趙全莊說,他當時整個人都懵了,大家去放養的草場上找飛鵝,卻連飛鵝的影子都沒找著。

曾經養殖過飛鵝的農戶告訴他,新疆飛鵝是由白鵝與灰雁雜交的,具有一定的飛行能力,能盤旋飛翔四五公里。如果不按時投食,鍛煉飛鵝每日按時回家的習慣,很有可能在出欄期跟著南遷的大雁群飛走,落在哪里都不知道。

有了這一次失敗的經歷,趙全莊每日傍晚向飛鵝群投食玉米粒等飼料,培養它們的歸家能力。同時,他還對飛鵝進行了剪羽,每只飛鵝減去六七根羽毛,既不影響美觀,也能讓飛鵝飛不高、飛不遠。

熬過這一關,又遇到了新問題,飛鵝養殖時要堅持散養,它們喜歡天然草場,但草場的承包費用卻不低。想要擴大養殖,必須承包更多草場,而趙全莊的資金卻跟不上了。

2008年,在政府的支持下,趙全莊成立了合作社,有50家農戶加入其中,和他一起養殖飛鵝。

養殖戶薩依拉每年養飛鵝300羽左右,就在自家房前屋后散養。“到了出欄期,趙全莊就會以每公斤19元的價格收購我們的飛鵝,一年也能有近3萬元的收入。”

薩依拉說,趙全莊不光帶著他們養飛鵝,還教他們怎樣養殖、如何預防疾病,農戶們跟著趙全莊養鵝,不用愁銷路,還有錢賺,大家都很放心。

2009年9月,農戶們送來了2萬多羽飛鵝,看到這么多飛鵝,趙全莊卻發愁了。

飛鵝和普通白鵝相比,不僅散養周期長了三倍,在價格上也不占優勢,一時間飛鵝賣不出去,都積壓在了手上。

趙全莊按每羽飛鵝每天吃0.5元的飼料計算,他的幾萬羽飛鵝光每天的飼料錢就得上萬元。

連續3年,趙全莊賠進了200多萬元。這時候,他想到了賣掉砂石料廠,這在當時是他們家最大的經濟來源,面對這一決定,其中一個合伙人離開了。

趙全莊的妻子張翠梅將他的努力看在眼里,“他在養殖這一塊付出了太多努力,我也不想讓他放棄,就勸他盡管放手去做,就算賠了,大不了我養他。”當時開著一家五金雜貨店的妻子給了趙全莊信心。

政府保種經費助他挺過難關傳統美食帶來商機

賣掉砂石料廠后,趙全莊用這些錢建起了6000多平方米的屠宰加工廠和能夠容納15萬羽飛鵝的凍庫。“屠宰后的飛鵝進入冷庫,能減少飼料成本,還能形成長期供應鏈,平衡市場供應。”

雖然滯銷的問題解決了,但銷路還是成問題。但趙全莊說,在他最艱難的那段時間,政府在他提出申請后,連續六年向他撥了“保種經費”,這一經費讓他撐了過來。

自治區畜牧廳畜牧處有關工作人員介紹說,自2000年8月新疆飛鵝被農業部納入國家畜禽品種資源保護名錄起,政府開始向養殖企業或個人提供“保種經費”資金支持,一方面能夠起到資源保護的作用。另一方面,在扶持龍頭企業發展的同時,能夠促進特色產業發展,還能帶動農牧民增收,共同致富。

直到2011年,一次偶然的機會,趙全莊嘗到了哈薩克族傳統美食——風干鵝。這道用切好的蒜末和鹽巴攪拌后,腌制、風干晾曬的飛鵝,僅用7天時間,就能變成一道口味獨特的美食。

活禽市場打不通的趙全莊開了竅,開始轉向食品加工業,他利用風干鵝的獨特性輔以加工包裝,同時還開發了風干鵝抓飯。這道充滿地域特色的美食一經推出就廣受好評,僅風干鵝肉一項,一只就能賣到368元。這一年,銷售額達到了200萬元,趙全莊終于嘗到了養殖業的甜頭。

利用風干鵝打開市場后,趙全莊將飛鵝產品推廣到了全疆,在全國包括北上廣在內的12個省份開起了專賣店,線上線下同時銷售,風干鵝、冷鮮鵝受到了廣大內地顧客的喜愛,每年生產的風干鵝近一半都供應給了內地的各專賣店。

同時,他還在當地開起了新疆飛鵝主題餐廳,經營著包爾薩克大盤鵝、人參老鵝湯、風干鵝抓飯等58種飛鵝特色餐。

合伙人李忠福說,這些年陪著趙全莊一路走來,深知養殖業的不容易,也很感謝政府的支持、合作社的共同努力。“還好當初我們都沒放棄,現在看著新疆飛鵝越來越好,比起開砂石料廠那幾年,心里更踏實。”

如今,有越來越多的農戶加入到新疆飛鵝的養殖中來,650戶飛鵝養殖戶分布在塔城額敏縣、托里縣、巴州尉犁縣、阿勒泰地區等多個地方,這一經營模式不僅帶動飛鵝養殖快速發展,還能保證新疆飛鵝品種的多樣性。

2017年,趙全莊合作社的飛鵝出欄量增長到25萬羽,為他們創造了2500萬元的財富。今年,同樣的出欄量中,80%的飛鵝早已有了銷路。看著養殖業發展得越來越好,趙全莊坦言:“當初來對了新疆,選對了路。”


(編輯:白潔)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 額敏:打造循環經濟“新樣本”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分享到: